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攀枝花旅游 > 下设单位 > 正文

央行站岗放哨金融情报成反洗钱突破口

发布日期:2018-1-15 下午 03:39:03 浏览:464

来源时间为:2016-08-05

一个普通养鸡场却成了制毒的基地。养鸡场场主王某提前还贷的异常行为,引起了当地金融机构反洗钱监测系统工作人员的注意。不料,这背后竟是一桩涉嫌制造毒品的犯罪案件,涉案金额近两亿元人民币。

在多数情况下,犯罪分子获得非法所得后,会选择通过金融机构、地下钱庄或投资渠道等方式将“黑钱洗白”,以此来逃避法律制裁。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发现和接收可疑交易线索5893份,其中接收金融机构重点可疑交易报告5267份,同比增长6.6;向侦查机关移送线索1540起,同比增长67.4;协助侦查机关对1494起案件开展反洗钱调查,同比增长61.5。

反常举动触发金融情报甄别

居住在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的王某此前将自家贷款建造的养鸡场租给了几个外地租户,租户不仅给了他四倍租金,甚至还自掏腰包给养鸡场加固了围墙。王某在收到租金后,便向银行提出提前还贷的申请。

提前还贷的举动引起了当地银行工作人员的注意。当地银行工作人员称,按照王某养鸡所得,根本无法一次性还清贷款。后续在做客户尽职调查时发现,王某的还贷资金并非来源于养鸡所得,而是出租养鸡场部分土地的租金收入。银行欲对该租户做进一步了解却受阻,与贷款时信贷调查的情况大相径庭。

同时,王某和租户的身份高度契合中国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在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四川省禁毒反洗钱金融情报工程”中建立的涉毒资金监测模型识别重点。据此,金融机构于6月3日向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报告了该情报。

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接到情报后,迅速开展讨论、分析和甄别,认定该情报符合制毒犯罪资金监测识别特征。广元市禁毒办公室主任、市公安局负责人说:“人民银行根据反洗钱法的规定,通过该银行机构给公安机关移交了线索。随后公安机关立即展开侦查,通过养鸡场用电、用水,以及周围群众的反映,综合判断广元市内有制毒窝点。”

广元市公安机关在综合研判各方情报的情况下,于6月8日展开收网行动,在王某的养鸡场成功端掉制毒窝点。截至目前,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员13人,刑事拘留10人,缴获制毒半成品麻黄素疑似物300余公斤,扣押溴代苯丙酮3吨,查获易制毒化学品二甲苯、胺水、盐酸等辅料50吨。

上文所提到的帮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的“四川省禁毒反洗钱金融情报工程”,于2015年11月上线运行,是由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和四川各市州中心支行在对本辖区涉毒案件资料进行收集后,总结归纳出涉毒案件的规律、特征,建立的涉毒反洗钱监测指标和模型。

四川省作为制毒、贩毒的高发区,涉毒反洗钱监测指标和模型的建立及运用无疑是一件事半功倍的事。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反洗钱处负责人介绍:“此前的传统毒品需要种植,有产量限制且需要运输,因此卡住通道就可以。但现在形势变了,很多化工原料都可成为新型毒品的来源,提高了办案难度。当下所面临的是,不但要抓毒贩、缴获毒品,更重要的是追查毒资。资金是核心关键。”

“银行连接了经济的各个方面,始终在经济领域处于中枢地位。犯罪分子离不开开户以及资金往来的需求。”中国人民银行广元中支负责人称,通过这些领域的监测,就可发现异常之处。

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和公安部门协定,在情报交流方面,要互相通报。广元市公安局负责人说:“在工作当中,具体案件和线索按照一案一线索进行移送。对公安机关提出在反洗钱方面需要冻结和查询的,同时办案,按照刑事执法和行政执法的规定做到无缝对接。”

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负责人坦言:“金融反洗钱工作使洗钱行为有所收敛。如果没有央行站岗放哨,公安机关、检察院、税务局和工商局对某些洗钱犯罪案件就无法发现。毒品洗钱犯罪的最终结果就是给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带来损失。”

金融数据助力查明涉毒网络

四川省攀枝花市地处川滇交界结合部,离“金三角”毒品生产地直线距离仅有800公里,为毒品犯罪分子的运输和贩卖都提供了方便。并且,攀枝花市是由“金三角”经云南进四川北上内地的重要渠道之一。由于特殊的区域地理位置,攀枝花警方肩负的打击毒品违法犯罪任务非常繁重。

2015年初,攀枝花辖内某金融机构通过反洗钱监测发现了卢某某涉毒可疑交易线索,中国反洗钱监测中心经过大数据分析、研判,认为该资金交易符合涉毒交易特征,有重大涉毒洗钱嫌疑,遂移交公安机关。

同时,在人民银行成都分行的指导下,人民银行攀枝花市中心支行就该线索与攀枝花公安机关开展研判、会商、协助调查。攀枝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某侦查员称:“经四川省公安厅部署各地开展立案侦查,发现卢某某等人账户从2012年至今涉案金达5.3亿,涉及交易对手账户2300多个。”

随着对该线索的挖掘,又重点对该案涉及的160多个交易对手的身份信息和资金交易进行调查,拓展出一批新线索。公安机关通过卢某某案重点人员与资金线索进行分析比对,锁定重点嫌疑人进行抓捕,取得了重大成果。

卢某某案是开展禁毒与反洗钱合作,创新打击毒品违法犯罪活动新模式、寻找新方法的一次探索和尝试。通过获取涉毒资金线索进而查明涉毒资金网络,而后打击对应涉毒违法犯罪活动,破获案件、抓获涉毒人员、缴获毒品和毒资,摧毁涉毒团伙网络及其经济基础。

攀枝花市公安局负责人表示:“毒贩现在可以利用网络系统和便捷的银行交易平台系统,实行远程操控、远程指挥、远程支付来完成毒品运输和犯案的各个环节。”

同时,在信息化不断发展过程中,犯罪手段也呈现智能化,网络上远程交易和远程跨区域案件越来越多,尤其是利用第三方支付手段和银行系统快速的、便捷的支付平台。

特别是在跨区域犯罪中,远程异地交易的犯罪手段非常隐蔽,且速度非常快。前述攀枝花市公安局人士说:“这方面的技术和人力跟不上,有些线索就无法及时发现。这对公安缉毒民警提高信息化能力,以及在信息化条件下如何发现违法犯罪线索是一个重大考验。否则利用传统方法,比如蹲点守候,有些犯罪行为就可能会被漏掉。”

对此次卢某某案件来说,与之前案件存在很多不同之处。攀枝花市公安局禁毒部门负责人说:“首先,情报来源不是传统渠道,主要是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提供的,涉及对象更多是金融数据,涉及面比较广。其次,人民银行移送的可疑涉毒线索精准度比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所建立的“四川省禁毒反洗钱金融情报工程”,会根据本省各地区的特点进行调整。央行攀枝花市中心支行负责人说:“(该工程)减轻了工作人员的压力,并且线索的精准度更好。尤其是通过反洗钱中心汇总,脉络更加清晰,提高了办案效率。对公安来说,也降低了办案成本,在打击毒品犯罪上更加高效。”

攀枝花公安禁毒部门负责人也称:“在办案中感觉到,利用数据信息进行具体的侦查办案,是比较艰辛的过程。在这个方面,现有办案模式没有太多经验和规律可以遵循和借鉴。”

中国人民银行攀枝花市中心支行负责人表示,主动加强与公安、司法等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学习交流,邀请禁毒干警对银行相关人员开展禁毒情报工作方面的培训,也邀请金融情报专家对一线禁毒刑警进行情报运用培训。

攀枝花公安局负责人说:“攀枝花市公安局和中国人民银行攀枝花市中心支行还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以及情报会商和核查反馈机制。做到了第一时间发现可疑违法犯罪线索,便开始进行分析和研判,准备打击犯罪。机制建立以来,取得了较好成效。”

中国人民银行攀枝花市中心支行表示,攀枝花银警反洗钱协作机制建设取得了阶段成效,未来还有待持续发挥作用。下一步工作重点,还要加快系统建设,扩大监测覆盖面,提高监测质量和预警速度。同时,深化合作,突出履职成效。以禁毒反洗钱工作为突破口,加强与公、检、法全面合作,形成反洗钱打击合力。

对于打击毒品犯罪洗钱活动,公安机关也在不断加大打击力度。2005年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就联合制定并下发《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可疑交易线索核查工作的合作规定》,严厉打击反洗钱违法犯罪行为。

频繁大额交易牵出钱庄内幕

目前地下钱庄也成为犯罪分子洗钱的重要渠道之一。此前最高法、最高检、中国人民银行、公安部、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下发《关于参加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专项行动的通知》,在全国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专项行动。

在广东省汕尾市,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民间非法买卖港币的需求长期存在,客观刺激了地下钱庄形成。

随着地下钱庄的经营范围和客户群不断扩大,本地一些外资企业为逃避海关和外汇管理部门的监管,非法从事进出口活动及外汇买卖。香港收货方将港币货款存入地下钱庄指定的账户,再由地下钱庄将人民币支付给本地外资企业,从而形成香港、内地对敲结算,地下钱庄从中赚取汇差及结算费用。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反洗钱处负责人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地下钱庄就采用对敲方式,调节境内外需求。反洗钱法出台后,人民银行便开始对本外币的大额和可疑交易进行监控。各家商业银行主要对日常业务进行监测,发现异常后立即反馈到监测中心。如遇到金额非常大的现象,及时向当地反洗钱部门报告,再由反洗钱部门向公安机关移交。”

广东省汕尾市某银行行长表示:“在开展日常的反洗钱监控时,交易频繁、金额巨大,同时结构异常复杂的客户交易信息,都会引起反洗钱人员的警惕。”

2015年,广东省汕尾市某银行工作人员发现严某的账户交易频繁且金额巨大,每天十几笔,每笔几十万不等,仅短短三个月内累计交易额已达1亿元。这引起了工作人员的高度警惕,于是迅速将情报反馈给上级相关部门。

在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后,人民银行汕尾中心支行会同相关银行机构根据办案需要,全力做好反洗钱调查工作。累计调取80名个人,近1200多个账号交易流水,总结分析出涉案资金流向路线图24条,为办案部门摸清交易规律和锁定犯罪证据提供了坚实的情报支持。

2016年5月19日,广东省汕尾市开展代号为“飓风6号”收网行动,成功破获“11·24”特大地下钱庄案。汕尾市经侦支队负责人说:“该案涉案金额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是汕尾市历年破获的地下钱庄同类案件中涉案金额最大、查扣冻结赃款最多的一起。”

据介绍,此案就是比较典型的非法汇兑型地下钱庄,以严某、陈某、黄某等人为首的地下钱庄非法从事外汇买卖、协助外资企业完成香港与内地对敲结算及走私外币出境,从中赚取非法收益。

汕尾市经侦支队相关负责人说:“地下钱庄是以家族模式来运行,分工明确。”本案地下钱庄核心人员利用本人及其亲属身份在汕尾当地银行机构开设并控制183个结算账户,同时开通网银和手机银行业务以分散交易、逃避柜面监督。

即便犯罪分子绞尽脑汁逃避柜面监督,但此次案件的侦破仍源于一线临柜人员的高度警觉。一线临柜人员首先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资金流动情况与本人开户所留存的个人职业信息等明显不相符,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很大程度上不可能有如此多的资金流动。

该金融机构负责人介绍:“除分行之外,具体网点都有反洗钱专岗和人员。覆盖率达到100,不断进行岗位练兵和意识引导。临柜人员是反洗钱的第一道防线,因此必须对事件能够快速做出基本判断。在日常交易中,也要加强监控力度,将非现场和现场检查结合起来。”

作为反洗钱主体,银行机构在日常工作中也应加强可疑交易重点监控力度,切实做好高风险客户的身份识别工作。中国人民银行汕尾中心支行负责人说:“要确保有效发现案件线索,为打击洗钱及其上游犯罪活动更好发挥情报功能。”

他说:“中国人民银行的监管力度已渗透到每个机构和一线员工。同时,通过评级、风险评估、高管约谈、现场检查等手段,多维度、全方位进行监管。此案件也体现出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工作的有效性,各家金融机构均主动履行反洗钱义务。这些年来通过监管理念转变让金融机构知道该做什么,将反洗钱风险意识切

[1] [2]  下一页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